夢、進化與價值完成  第五章 第九零二節

第九零二節 一九八零年二月二十日 星期三 晚上九點八分

在你們的社會裡,老年幾乎已被認為是個不名譽的狀態,關於老年的不名譽信念,常導致人們在到達了所謂的終點之前做出——有時十分有意識的——把他們自己生命結束掉的決定。可是,一旦人類需要較老成員所累積的知識時,那情況幾乎立刻逆轉,而人們會活得較長。(關於古老長壽者的問題請見此)

在你們的社會裡,有些人覺得年輕人被排除在生命的主流之外,不給他們有意義的工作,因此,他們的青春期被不必要的延長了,結果有些年輕人為了同樣理由死去:他們相信年輕的狀態不知怎地是不名譽的。他們被哄騙,安撫,有時候當作一有趣的寵物那樣對待,被給予科技的產品使其分心,卻不被容許去用他們的精力。子承父業的老舊系統曾有許多不幸的誤用,然而,年輕的兒子被給予了有意義的工作,感覺他是生命主流的一部分。他是被需要的。

所謂標榜年輕的文化,不管它對年輕人之美與成就彷彿的誇張,實際結果卻贬低了年輕人,因為少有人能符合那個畫面。那麼,年輕人與老年人常常都覺得被排除於你們的文化之外。其實也都分享了加速的創造活力之可能性——年老的偉大藝術家或政治家總是揀選那種活動,並且用之來放大自己的能力,會有那麼一個時候,這類人的經驗會扣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更清楚的新焦點,而提供新的心理架構,從其中,他最主要的能力能浮出以形成一個新的整合。但在你們的社會裡,許多人從未達到那一點——或有些人雖然達到了,卻沒被以適當方式或為了適當理由承認他們的成就……

人的求生意志包含了一種意義與目的感,以及對生命品質的關心。你的確被給了一個很明顯的畫面,那彷拂非常生動暗示了人會穩定退化的「事實」;然而,即使在你們的世界裡,如果去尋找的話,你也會看到相反的證據。

電視上的奥林匹克轉播,讓你們看到年輕人體偉大能力的證據,不過,在那些運動員活動與正常年輕人活動之間的對比是非常強烈的。你們相信必須用嚴格的訓練與紀律以帶來這種成果——但那彷佛特殊的體能只不過代表了人體天生的能力。在那些例子裡,運動員透過訓練終於能令人略微瞥見身體自發的能力,那訓練是必要的,因為你們相信它是必要的。

再次的,在我們談到受苦的資料裡(比如見第八九五節),我提到疾病有其目的——在你們社會裡它有一個挽回面子的性質——所以,在此我談的是身體自己的能力。就那方面來說,感官不會退化,單單是年紀本身,從不會導致任何身體靈活度,心智能力或欲望的任何減退。死亡必然會降臨到每個活著的人,然而,其時間與方式基本上是看每個個人而有所不同的。在任何年紀,有意義的工作都是重要的。你無法以嗜好來令老年人滿足,正如你也不能以嗜好令年輕人滿足一樣。但有意義的工作也意味著具有遊戲活力的工作,而就是那遊戲性在其本身內含著一種療癒創意的偉大特質。

現在,以一種方式,實際的說,你的眼睛以一種遊戲方式改進了它們的能力。感官想要超越自己,它們也「透過經驗」學習。你近來畫得比較多,你的眼睛多少變得更投入了,你的眼睛享受它們在那個活動裡的角色,就如耳朵享受聽覺一樣,那是它們的目的。你自己想畫的欲望,加入並且加強了你眼睛天然想看的欲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