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進化與價值完成 第五章 〈伊甸園。人「失去」夢的身體而獲得了「靈魂」〉

〈伊甸園。人「失去」夢的身體而獲得了「靈魂」〉

伊甸園傳說代表了作為肉身生物的人覺醒之扭曲版本,他變得全然在他的肉身裡運作了,先前對他而言如此真實的那個夢體(dream body),在清醒時只能間接的感受到了,現在他在一個必須被餵飽穿暖,被保護不受自然力侵害的身體裡,去面對他的經驗——一個遵從重力及地球法則的身體,他必須用肉體的肌肉從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在理解的靈光乍現中,他突然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存在不僅是與環境分開的,並且也是與地球其他所有生物分開的。

就彼而言,那種分離感一開始幾乎令他受不了,但人是大自然那個注定要由局外観點來看他自己的部分,再次的,他是大自然那個注定要專長於觀念之自覺運用的部分,他將長出知性之花——一朵必須安全地深深根植於大地的花,外散出新的心靈種子——那不僅是為他自己,也是為自然的其餘部分,而他也是自然的一份子。

但人向外看,感覺自己突然的分離了,而為其孤單感到驚訝。現在他必須找尋食物,然而,之前他的夢體並不需要物質滋養。以前人既非男又非女,而是組合了兩者的特質,但現在肉體也因性別而分化了,因為人必須實質的繁殖。有些失落的古代傳說,以一種更清楚的方式強調這突然的性別區分。可是,到聖經傳說出現的時候,歷史事件及社會信念被轉製成亞當和夏娃的版本。

在一方面,人的確感到他從一個高的身分地位掉了下來,因為他記得先前夢實相的自由——其他生物仍某程度沉浸其中的一個實相。附帶的說,人的心智在那ㄧ刻就有你現在賦予它的所有能力:能包容想像與理性之對比的偉大包容力,追求客觀性與主觀性的驅策力,以及充分具備發展語言的能力——一個敏銳的心智,它存在於穴居人之中的聰慧程度,就與現代街上任何一個人的一樣。

但如果人突然的感到單獨而孤立,他也立刻被世界及其生物偉大的千變萬化所震懾。每個與他自己分開的生物都是一個新的神祕。他也著迷於自己的主觀實相,他發現自己在其內的身體,以及在自己與其他像他的人及其他生物之間的不同,他立刻開始探索分類指出命名來到他注意範圍內的其他地球生物

以一種說法,這是意識與自己玩的一個偉大創造性卻又宇宙性的遊戲,而這遊戲的確代表了一種新的覺知,但我要強調,一切萬有的每個版本都是獨特的。每個都有其目的,雖然那個目的無法輕易的以你們的說法來界定。例如,許多人問:「我人生的目的是什麼?」意思是:「我該做什麼?」但你的生命及每個生命的目的是在其存在裡。那個存在可能包括某些行動,但那些行動之所以重要,乃在於它們是由你生命的本質裡躍出的。而生命單純的藉著存在,就必然會完成其目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