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品} 啟發碎片與建構軌跡-2

「逃亡」在定型以前。

坂本龍一:「音樂成形前是不斷改變的沙。」那是最享受的事。

從場景逃脫到另一個場景。
離開電影院,上了一台車。
導演導演自己脫逃的過程。
理解試圖全盤否認的欺瞞。
摸著剛買的圓耳環。
擦亮神燈的窗。
希望,不必真的實現。

望著照後鏡的眼睛。
沙漠高牆和深淵湖面。
從房間進入另一個房間。
那些認識的男人,矇著眼,裸著身。
再怎麼說,他們也是回憶的綜合體。
與真實無關,或是,真實毫無真實。

「這個人類靈魂,看到自己耀眼的俊美映照在海王星漆黑的水面上,因為迷戀自己的形影陷入輪迴轉世。」

「絕美之城」六十五歲男人說:「我已經老了。」在舞池與女人擁吻,他不斷回憶,竄改回憶,重置,回放,停格,放大,卻無法確認自己是誰。

無法不注意攝影機的存在,我一直想著,
「紀錄」「公開」「問與答」「重複」
費里尼在畫面後放上水滴聲,
滴答,
感官放大後,
我被吸進水滴宇宙。

原先,那個我想像中的人——你必須先假裝這是現實。
直直盯著我,是多麽可怕的事。
那個曾經我喜歡的人。
無法不注意攝影機的存在,打破第四道牆?
是不是該出現別的術語了?

Like 牆 is everywhere.
皮膚是牆,眼睛後(中間隔著牆)的思想,
笑後是牆,哈哈哈哈哈後還有流動的思想,
除了真的預言者,怎能說肯定二字。
戒指。

愛情在魔法、屍體、同性中流竄,那枚戒指,最後沈入深闇的湖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