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品} 啟發碎片與建構軌跡-1


接下來要寫的書,應該會有點嚇人。
我剛剛認真看了一下,要拿來用的一些碎片。
我想了想根本是地獄,卻要逼著自己看清楚
才會不斷嘗試hit the bottom。「探底」

但是這種事情根本沒必要,現在覺得超無聊的。可能也有點累。開關自如之後,大概是這種感覺。我以後想做有關老人長照,或是有關身體不便之類的事。大概是為了自己鋪路。腦袋一直轉, 轉啊,擴充體。乾脆還是好好休息比較自然。

之前黑鏡有篇是在說,創造各種年代的空間。
讓已經沒又行動能力的(年長或是植物)人,到那裡享受人生。我就再想 是嗎? 我們真的是要這樣嗎?肯定有些人是需要的,但我還不確定。

推動這一切的到底是什麼?

在這樣模擬是如此間單,而成為主宰又是如此容易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愛或是人與宇宙之間的愛。萬物的愛,我目前只能用這個來解釋。

我娘,今天跟我提到,他每次看大時代(二戰後)的兒女,也就是奶奶爺爺輩的事,那時候遇到很多光怪陸離的事,只為了一些我現在看似很普通的事。
一個轉身就是好幾十年的年代。

而現在的我們都在江湖上,為了更好的任何。我要買更貴的房子車子衣服生活隨便啦,用更好來綁架世界。

最重要的是什麼,還是要問一下你。

以下釋出一些可能的片段。拜託大家不要太廢,現在提早進入行動不自如,有點麻煩,就算去街邊雜耍,可能還有點有趣。

啤酒杯裡的泡沫,吻後嘴角的口沫,因為不斷抽插製造出的液體中也蘊含著。
K將boon拿起,將嘴張成圓形,唇套住玻璃管,用力的吸氣,直到肺部充滿混著伏特加與草的精華,透過鼻腔,透過雙眼,感受宇宙中的迷茫。
氣泡從杯底升起,酒面上的泡沫破裂,這樣一來一往,「宇宙中的迷茫」,正如透過重力聚集而成的星體與由內部崩毀的超新星,這樣聚了又散,我腦中思考著,在我面前的K,他是異性戀,如果他知道有一天要藉由吸吮陽具才能得到他現正擁有的超脫,他會做的跟現在一樣好。

我總記不得他在說些什麼。
「你有沒有想我?」
「我愛你。」

啊,社群軟體讓所有的這一切變的諷刺,但也很快速的得到你所想要,就像透過致幻劑快速的得到宗教或是神秘體驗,與宇宙的連結。我們不斷的試著與另一個人連結,但某種根深蒂固的觀念與可拋棄可更換的人們,互相矛盾就像Ecstasy,讓人瘋狂,讓藝術永恆產出,幻滅於知道永不可能,積極於追求永不完成,我這樣跟K說著。他只是盯著發光的投影幕,已讀不回,他身旁被綁在牆邊黑狗發出陣陣嗚咽。

K住處的投影幕從來不說重要的事,或許從來沒有什麼重要的事需要被說,他只是想成為影像中的「他」而已,那個不真實不衰老重複播放剪輯過後的虛幻物質,重要的是才華洋溢值得反覆觀看。他在他的宇宙迷茫中,而我在他身旁如同幻影,所有事物透過我,去知覺,包括在地上的排泄物,那是無法理解的味道,在從不開窗的空間,自我獨立的小宇宙,虔誠於基督教的父親告訴我,狗,他不用知道你是神,他只要相信,他閃亮的眼睛,盯著你,一切的一切都是它無法達成,但你能做到的卻是他朝思暮想,當隻狗,會比想像中的更快樂,痛苦也許是更加倍,但想要更多的人又怎麼會在乎呢?

K將最後一口吸完,對我說他想上樓睡覺,我毫無異議,正在播放的影片裡的主角說著他有關這個世界的憤怒,我看著他臉部特寫在我們毫無同情的眼裡,經過要往樓上走,然後他哭了,抽抽噎噎地說著,我心裡一點也不難受,只覺得好笑。K也笑了出來但不為了這件事,他嘴裡念念有詞,我們走著台階,像是走了一千年一萬年。K總是能自這個時候抓到要領,穿透這一切荒謬,將我緊緊摟著。「能這樣多好。」他是這麼脆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然後我們終於到了床,當然,我們做愛,在我們還互相不認識的情況下。這幾乎已經成為我們這個世代的常態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