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與自由——肉身與靈魂:神經喚術士/海王星/塔羅冥想

神經喚術士 page.8-9

凱斯現在二十四歲。他二十二歲時成為一名牛仔、活躍份子、蔓生區身手最好的人之一。他師承麥考伊・波利和波比・昆因,他們是高手中的高手,這行的傳奇人物。他上線時總是處於腎上腺素高昂的狀態,年輕和高超技術的副產品,連上特製的網際空間控制板,讓他意識脫離軀殼,投射進母體的交感幻覺中。他是個小偷,替其他更有錢的小偷工作。這些雇主提供穿透企業系統明亮外牆所需的外來軟體,開啟通往數據沃野之窗。

他犯下典型的錯誤,一個他曾發誓絕對不會犯的錯誤,他偷雇主的東西。他私藏了一些,試圖穿過防護柵移送到阿姆斯特丹。他還是不知道怎麼會東窗事發,不過現在也不重要了。他原以為會賠上性命,但他們只是露出微笑。他們當然歡迎,他們說,歡迎他取用那些錢財。他也將會派上用場。因為——微笑不減——他們會確保他再也無法工作。

他們用一種戰時俄國的黴菌毒素毀換了他的神經系統。
他被綁在曼非斯一家旅館的床上,天賦一微米一微米燒掉,在幻覺中度過三十小時。神經損傷非常微小、不起眼,但效果十足。

凱斯曾活在網際空間的無軀體狂喜中,對他來說,這就是「墮落」。在他身為牛仔紅牌時常去的酒吧,菁英流露出某種程度對肉體不經意的蔑視。軀體就只是肉而已。凱斯墜入自身肉體的監牢裡。

海王星 生命是一場追尋救贖的旅程 第三章 救世主降臨 Page.149-150

身體(泰坦)是邪惡的,但靈性(戴奧)是良善的。
泰坦的罪行就是奧菲斯教的原罪,等同於猶太教——基督教中的亞當的墮落。這種信仰反映了奧菲斯教對於世俗生活的貶抑,深信人類必須斷絕自己體內的泰坦天性,只追尋認同戴奧的特質,才能讓自己獲得救贖。換句話說,救贖就是靈魂必須重新想起自己真實的本源,終於本源,同時必須否定靈魂在肉體誕生時所陷入的世俗外殼。
因此肉體只是靈魂的牢獄,靈魂會追尋自己的神性本源,與之重聚。

有些奧菲斯教派擁護人生即地獄的信念,但是對於其他人而言,地獄則是一個比肉身轉世更恐怖的來世。就性質而言,奧菲斯教的地獄與希臘的塔爾塔羅斯截然不同,後者是一個折磨人的地方,只有驕傲地挑戰凡人所賦予的有限性的人才會到此受苦。在奧菲斯教中,最大罪惡不是傲慢,而是拒絕被救贖。冥頑不靈的泰坦、男人與女人們會堅持否認自己的「真實」天性,依附在肉身的滿足和慾望上面,當天國的報復終於降臨時,這些死不悔改的靈魂就會像由來已久的千禧年,永生永世地受到詛咒。

有夠激進的。

塔羅冥想 第十六封信:毀滅之塔 page.625-626

…這是一個非常清晰的答案:人的內心裡——靈魂而非肉體——本來就存在著邪惡種子,沒有它,外境是產生不了誘惑力的。誘惑力在靈魂裡面如果找不到可以發揮作用的場域,自然會變得疲弱無力。因此,第十五張大阿卡納和惡魔的邪淫天性有關,第十六張大阿卡納和靈魂的邪惡本質有關

將人的邪惡本質歸咎於色身而非靈魂,這種不幸的誤解是來自以物化心態去理解《聖經》的天堂墮落之說。的確,天堂如果是在物質次元或地球上某處,墮落如果是在物質次元裡發生的事件,那麼人的邪惡本質當然會被視為生理遺傳所致,亦即將邪惡種子一代代傳下去的是肉身。也因此,前人才會用鞭笞的方式「教訓」自己,已不進食不睡覺的方式讓身體變弱,並且以各種方式羞辱和虐待他——這些都是源自於羞於面對色身。

事實上,人應該有更多的理由以靈魂為恥才對。色身本來是具足智慧、和諧性與穩定性的奇蹟,所以理當贏得靈魂的欽佩而非羞辱。舉例來說,靈魂能誇耀自己的德行和身體的骨骼一樣穩固嗎?人的情緒能夠像跳動不已的心臟一樣可靠嗎?靈魂的智慧可以媲美肉身的本能智慧嗎?它懂得如何調節對立的水與火、風與土嗎?當靈魂在對立的慾望和感受之中交戰時,「可鄙」的肉身卻知道如何調節自相矛盾的元素、使其合作無間;它呼吸空氣、攝取食物和水、從內部不斷產生火……這些如果都不足以讓羞恥感變成尊重、讚賞及感恩,那麼請身為基督徒的我們不仿想一想,神子耶穌基督也曾經以色身為居所,而且示現了道成肉身的至高境界。同樣地,如果你是佛教徒或婆羅門教徒,也請不要忘了佛陀和克里希納都曾經以色身為居所,而且在完成使命的過程中,血肉之軀都曾竭盡所能地為他們效力。

從抗拒性別的一分為二,再到不滿困在自身為人的容器中,渴望輕盈地——不受引力限制的自由靈魂。說是自由,身體的機能,姑且是「框住」靈魂在這個看似說得明白的世界闖蕩,但世界的謎團依然存在,依然有用語言表達不出的起源,費了很多力氣用心智、用理論瞎猜,只能碰到邊邊角角——那塊隱藏在地心、海底、光年遠的深邃宇宙還有人心,物質的神祕性似乎又跟靈魂的不朽重疊在一起。

經常會有,不知道這些像是原先清楚的道路在旅途上越變越模糊的意義是什麼?通常這個時候會想起在元家喝死藤遇到的一位大哥,反覆叮嚀不要用腦這件事,雖然後來被我、倪還有元在開車的時候拿出來笑,邊開邊在後邊大笑說,「欸!不要用腦!」「不用腦會撞到人啦!」然後一直笑。

啊啊,有時真的會往那邊靠過去,《鬥陣俱樂部》,在車子裡,技工小子放開方向盤,泰勒問:「臨死前你最想做什麼?」車子往逆向一直靠過去,車頭燈、生日蠟燭還有滿天的星星用類比的方式連結在一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