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山修司自傳抄 「我這個謎」

這篇看了特別震撼,特技的形式比起safe舞台演出的舞蹈戲劇什麼的更能勾起原始的情緒。距離邊界非常近像是醫院或事故現場各種驚心動魄的意外,閉上眼不願意看也是因為有種強烈的東西影響著自己吧。這又回到了之前一篇保持距離觀看黑暗,但為什麼會著迷呢?著迷於理解瘋狂。其實有時候會突然發現它無聊的像杯水。卻又反反覆覆的想知道這樣透明的水裡有什麼。真是糟糕的性格設定啊。最近在聽御法度的OST龍一的作品,非常非常的厲害呢。


馬戲團 p.100-106

我認為:「鏡子潛藏著墮落的誘惑。」

因為若是目不轉睛地看著一面鏡子,我就會感到暈眩,彷彿要被他吸入底層的黑暗,往下墜落。

那麼,為了避免墜落,該怎麼做?

「使兩面鏡子相對,站在它們之間。」

「於是,鏡子會無限地互相映照倒映其中的人,因此人不會墜入任何一面鏡子的底層,懸浮於兩面鏡子之間。」

這是我的新戲劇作品『疾病流行記』中的台詞,一名男子懸浮於兩面鏡子之間,拼命站著的畫面,直接變成馬戲團走鋼索的男人的畫面,縈繞在我的腦海中。因為日常現實的馬戲團,以及相對的兩面鏡子,被轉喻成理性和狂熱、手和語言、影子和實體、方位、珍品與贗品、記憶與現在。

孩提時候的我,喜歡馬戲團。然而,巡迴馬戲團的帳篷小,我沒有看過空中盪鞦韆。

頂多是走鋼索、馬戲、或足技,幾乎和巡迴藝人沒有兩樣。

因此,我是在長大成人之後,才第一次看到空中盪鞦韆。

「來看空中盪鞦韆的人們是…」

帶我去看木下馬戲團的伯父說。

「來看人墜落的。」

那位伯父在神田經營眼鏡行,在戰爭中被霰彈擊中腰部,變成了性功能障礙者。

「來看抓住盪鞦韆的男人,在空中接住、拯救跳到半空中的女人這種精彩的表演,是表面上的理由。實際上,是來看男人手滑,女人墜落,慘摔在地上,像青蛙一樣摔成一灘肉泥死掉。」

我出神看著空中盪鞦韆的精彩表演,伯父對我如此「解說」。

「所以,你看。空中盪鞦韆的表演者在半空中漂亮地抓住彼此的手,沒有發生意外時,所有觀眾都會拍手,但是臉上明顯露出失望的表情。」

經營眼鏡行的伯父分別將空中盪鞦韆飛身的女表演者,轉喻為「無依無靠的跳樓女子」、接住他的男表演者轉喻為「有特殊僻好的救濟者」,他對馬戲團的看法十分獨特,但好像直接反映了他的心情,我不由得感到悲傷。當時,伯母瞞著伯父,和租房子的大學生暗通款曲,伯父為此苦惱不已。

伯父再帶我去看馬戲團的那一年秋季,發瘋去世。他以紅色細腰帶上吊,屍體懸吊在半空中,左右晃蕩,並非和沒人接著他的空中盪鞦韆毫無關西。我感覺自己在伯父和伯母之間,大幅擺盪。

因為和伯母暗通款曲,「租房子的大學生」其實是我。

.

.

.

空中盪鞦韆一開始被設計時,八成是盪鞦韆表演者想要將他們的信賴化為雜耍。若是完全背離馬戲團起源、空中盪鞦韆的歷史,擅自解釋,那是在天邊的空中,抓住彼此的手的熱情。如果一方放手,另一方立刻死亡。

然而,盪鞦韆表演者確信,無論有任何理由,都不可能「放手」,這堪稱他們對於信賴的自戀。大多數的情況下,是女人雙手倏地從一座鞦韆放開,跳至半空中(也是因為體重輕這種馬戲團物理學)。而大多數的情況下,是男人用雙手穩穩地接住對方(這也是因為臂力強這種馬戲團物理學)。

名為「捨棄一切跳過來的女人、用手接住她的男人、孤立無援的半空中,以及扯開『沙丁魚的喉嚨』,仰望兩人成功與否的觀眾」的人世間。

這儼然是通俗愛情的比喻,佈滿手垢的註解。但是,如同讓心愛的女人站在門前,不斷將短劍投向他全身四周的表演,空中盪鞦韆也只是「將信賴化為雜耍」。這是在伯父的引導之下,我想出的馬戲團邏輯。其中,沒有鞦韆的遠近法、走鋼索的(兩面鏡子的)懸浮這種形而上的性質,只會突顯出人與人之間醜陋不堪的愛慾情仇。

「從想到要將信賴化為雜耍時起,表演者當然應該也想到了將背叛化為雜耍。」

我如此心想。

空中盪鞦韆的接住那一方在表演的過程中,會受到多少想要放開手這種誘惑呢?一個女人睜開眼睛,嫣然一笑,全身跳到了半空中,越熟悉他的信賴,越會感到厭煩,是日常現實原則中的愛情邏輯。我如今也忘不了十年前左右,在康尼島的一間小餐館,「曾是空中盪鞦韆的表演者」,如今在賣棒棒糖,名叫海瑟崴的中年男子告訴我的經驗談。

「當時,我在辛辛那提的空中盪鞦韆中,臂力的最強的。我會用一條繩索,將妻子—凱薩琳的身體懸吊在半空中,或著讓她不停旋轉。當然,我是坐在鞦韆上。妻子—凱薩琳十分信賴我,無論任何危險的新點子,她都同意。不用說,我們夫妻的感情非常融洽,沒有任何問題。」

「某個觀眾爆滿的週日晚上表演中,凱薩琳在半空中旋轉一圈,跳了過來,我突然想要縮回接住她的手。沒有特別的理由,我只是如此心想而已。欸,或許應該說是著了魔,我只是那麼想了一下,事後馬上就後悔了。」

「但是那一天,我在正式表演過程中,想要接住跳過來的凱薩琳時,感覺自己的手瞬間僵硬。我連忙伸出手時,凱薩琳的手掌在我的手背上打滑,我看見她轉眼間下墜。我並非故意。我很認真,但失敗了。我想起正式表演前想要惡作劇一下的心情,後悔的要命。假如完全沒有想到那種事,就能當作單純的意外,更快忘懷,重新振作起來。」

接著,海瑟崴用酒精中毒而混濁發紅的眼睛,望向我說:

「報紙強烈指責我。驚人的是,出現這種標題。」

「因嫉妒而瘋狂的丈夫,利用空中盪鞦韆,殺害妻子!我不懂那是什麼意思,不知所措。我只是看著刊登在報紙上的凱薩琳照片,淚流不止。」

接著海瑟崴揉了揉眼睛。

「如果沒有發生那種事,我就不會知道這件事…」

我知道海瑟崴正在哭泣。

「原來當時,妻子—凱薩琳除了我以外,還有情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