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神.死人 喬治.巴塔耶 Georges Bataille

第一部 艾德瓦爾妲夫人 pg27-31

我開始在普瓦索尼路路口和聖德吉耶之間那片尋樂寶地來回遊走。
孤獨和夜色令我醉上加醉。
赤裸的黑夜籠罩著荒涼的街道,我渴望如這黑夜一般赤身裸體:
我脫下褲子耷拉在手臂上;
我本想用雙腿來感受夜的涼爽,但一股嗡嗡然的自由力量突然攫住了我。
我感到自己的勃起。我將筆挺的生殖器握在手中。

(我的開場方式很是粗野。我本可用『可信』的敘述來迴避這種粗野。
迂迴的策略於我有益。但目前情況就是如此,我的開場絕不迂迴。
我要繼續下去…..以更粗野的方式繼續下去……)

一陣聲響驚動了我,我穿上短褲,朝鏡宮走去:
在那裡我重獲了光亮。在一群女子中,艾德瓦爾妲夫人一絲不掛,飢渴萬分。
我心花怒放。我剛向酒保點了杯酒,他就飛撲到我的懷中,與我雙舌交繞地肆意擁吻起來。
大廳裡萬頭鑽動,匯集了各路男女,而正是在這荒蕪之上,
我和艾德瓦爾妲夫人繼續著彼此的遊戲。
她的手猛然下滑,我頓時如玻璃般破碎,褲襠內止不住地震顫;
我用雙手抓著艾德瓦爾妲夫人的屁股,我感覺到了她,
而與此同時他也已被撕裂:他那圓睜而翻白的雙眼透露著恐懼,嗓子裡發出一記悶長的吼叫。

我記得當時自己想要極盡污穢之能事,或著說再那樣的情形下我必須要使出全力。
透過喧囂、光亮和繚繞的煙霧,我彷彿聽到了笑聲。但一切都不再重要。
我將艾德瓦爾達夫人緊緊夾在懷裡,他對我笑著:

紋絲不動的我立刻又感到一陣戰慄,某種靜默從高處跌落,砸在我身上,令我動彈不得。
我彷彿被一群既沒有身體也沒有頭顱、唯有翅膀再不斷撲騰的天使托入空中,這很好理解:
此時此刻我是不幸的,我覺得自己就如同上帝面前的人一樣徹底被拋棄。
這要比醉酒更加瘋狂和糟糕。

當我想到這一跌落到我身上的宏大的東西讓我無法獲得我正打算和艾德瓦爾妲夫人一起享受的快感時,我首先感到悲涼。(法國人真的很愛講一連串)

我覺得自己是荒謬的。艾德瓦爾達夫人和我都緘默不語。我很不舒服。
我無法說清自己究竟怎麼回事,在嘈雜和光亮交雜的環境中,
黑夜降臨在我身上!我想要踢開桌子,掀開一切,釘在地上的桌子穩如磐石。
這是人所能承受的最可笑的處境了。
桌子消失了,愛德瓦爾妲夫人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黑夜……

一個過於人性的聲音將我從呆滯中喚醒。
愛德瓦爾妲夫人的聲音和他纖柔的身體一樣淫蕩:

『你想看我的破爛嗎?』她說

我一邊兩手捉住桌子,一邊向他靠去,。他端坐著,一隻腿高高抬起:
為了把下體打得更開,他用雙扒開了周圍的皮膚。
愛德瓦爾德的『破爛』凝視著我,紅潤而多毛,像一條噁心的章魚一般充盈著生命力。

我結結巴巴的說:

「你這是幹什麼?」

「你看,」她說,
「我是上帝……」

「我要瘋了……」

「不 ,你一定要看。看吶!」

她那刺耳的聲音慢慢變得柔和,像個孩子一樣帶著慵懶的微笑有氣無力地說:

「真是太舒服了!」

但他仍然維持挑釁的姿勢。她勒令道:

「來舔!」

「但…..」我抗拒道,
「在這麼多人面前?」

「當然!」

我渾身發抖,我看著他,他動不動地對我笑著,笑得如此溫柔,我戰慄不已。
最終,我踉踉蹌蹌地跪下來,嘴唇貼上那道活生生的口子。
她用赤裸的大腿輕柔我的耳朵:
我彷彿聽到了一陣潮汐,就是那種在海螺裡聽到的聲音。
妓院的光怪陸離和四周的嘈雜詭異地攫住了我(我幾乎喘不過氣,面紅耳赤,大汗淋漓),
我和艾德瓦爾達兩人彷彿迷失在了海風凜洌黑夜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