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 近境 村上春樹

pg.166 諾門罕的鐵之墓場

從森布爾回到喬巴山的漫長回程途中,我們在草原正中央發現一匹狼。蒙古人一發現狼,必殺無疑。幾乎是條件反射式地殺。對遊牧民族的他們來說,狼是只要看見就要當場殺掉的動物。所謂愛護動物的概念,在這個國家完全不存在。

司機也不問「去不去?」就立刻不顧一切地離開道路,把吉普車開進草原裡去。僑格曼特拉中尉從座位下以熟練的手法拿出AK47自動手槍,把連珠彈匣設定好。他把彈匣放在黑色塑膠公事包裡,經常隨身攜帶著。於是他打開吉普車門探身出去,瞄準目標以單發開始射擊逃走的狼。在草原正中央聽AK47發出「砰、砰」乾而小的槍聲,不太有想像中那麼可怕。並沒有像在電影院的音響設備中所聽到的那樣震耳欲聾的轟聲。聽起來倒不如說有點超現實。感覺像發生在很遙遠的世界,與我無關的事情似的。我腦子裡模糊地想道「對了,我現在正在蒙古草原中間,旁邊僑格曼特拉正在射著狼啊」簡直像別人的事似的恍惚地想著。

奔跑著逃走的狼周圍,砰砰地揚起著彈的砂煙。然而狼的動做極迅速,子彈相當難射中。連擦傷都沒有。狼計算著與吉普車的距離,利用靈活小轉彎,咻咻地一面快速變換方向一面逃走。第一個彈匣已經空了,僑格曼特拉一面吒舌一面卡喳地裝上新的彈匣。這個男人到底準備了幾個彈匣呢?司機納森一聲不吭地咬緊嘴唇,把方向盤往左往右地切轉,緊追著狼不放。結果,狼從一開始就沒有勝算。狼的腳步是多麽敏捷而狡滑,然而遺憾的是他們不具有所謂持續力,或許它們能勝過馬,蒙古人說這機率大約五比五。但在沒有遮避物也沒有溝渠沒有起伏沒有樹林沒有任何東西的平坦大草原的正中央,狼絕對鬥不過四輪驅動車。因為汽車是絕對不會累的。那只是巨大的鐵製機器而已,沒有所謂的肺。

跑個十分鐘狼就完全累趴了。他的肺已經即將破裂。狼站定下來,用肩膀大大地呼吸著,似乎已經有所覺悟,下了決心似的,一直凝視著我們這邊。狼知道再怎麼掙扎都已經逃不了了。這時已經沒有選擇,只有死路一條。

喬格叫司機把吉普車停下來,他把來福槍身固定在門上,照準瞄準狼。他並不急。他知道狼已經無處可逃了。在那之間狼以清澄得不可思議的眼睛瞪著我們。狼凝視著槍口,凝視著我們,又凝視槍口。各種複雜的感情混合在一起的眼光。恐怖、絕望、混亂、困惑、和放棄…還有我所不太清楚的什麼。

一發子彈之下,狼應聲倒地。身體痙攣了一會兒,終於那也停止了。是一隻身體算小的雌狼,以濟節來說,也許正為孩子找尋食物。我內心其實祈禱著這隻瘦巴巴的狼能夠逃出鐵車和鉛彈,然而結果並沒有出現奇蹟。靠近屍體看時,狼由於過度的恐懼而脫糞。子彈命中肩膀稍後方。並不是很大的彈痕。只出現像外套扣子板大小的圓形血跡而已。納森從口袋拿出一把相當銳利的狩獵用大刀來(這些人好像平常生活手邊都隨時放著步槍跟刀子之類似的),很有要領地把狼尾齊根切下。並把那切下的尾巴鋪在狼的頭下。這就像蒙古人狩獵的符咒一樣,據說具有「希望能再惠賜這樣的獵物」的意思。

殺過狼之後,我們全部不可思議地變得沉默下來。長久以來幾乎沒有人說話。納森把俄語的雷鬼錄音帶放進播放器,開始聽起來。覤陽緩緩地向草原西方傾斜,雲彩染成觀的晚霞,天空的藍色變成靛青,然後再逐漸變成深藍色,在這之間我們始終朝向西方前進。簡直像在永不休止地追逐著漸漸沉下去的太陽一樣。不過不用說,這次是我們沒有勝算了。隨著周遭的變暗,所到之處只見野兔子掠過路邊。在天色還亮的時候,兔子因爲怕蒙古鷹的攻擊而無法跑出洞穴,所以他們ㄧ直等到天黑才出來。這麼說來已經到處都見不到老鷹的蹤影了。老鷹一定在這草原的某個地方他們的巢裡安靜的休息了。到明天早晨來臨以前,而明天終將結束,後天將會來臨,後天也將結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