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小說 村上龍

Pg.200 The Wild Angels

⋯⋯

「我沒有地方可以去。」

我又重複了一遍。於是,陽子開始聊電影的事。

「和你分開了以後,我經常在週末的時候去看電影,也開始看書。在此之前,我始終不了解電影和小說到底是爲什麼而存在的。」

我能了解。我回答說。但其實陽子的話幾乎沒有傳入我的耳朵。我只覺得,在陽子身旁,我可以輕鬆的呼吸。

「我討厭被動接受別人創造的東西來打發時間,我知道自己的自我意識太強,屬於消極的人,所以,才不喜歡用這種被動的方式度過自己的時間。在你離開後,我覺得時間好像開始攻擊我,滴答滴答的秒針聲音好像變成一根一根的針刺向我。」

時間開始攻擊我。這句話滲入了我的身體。我覺得自己彷彿變成了女人,被言語插入身體。我回想起等待女人從酒店回來時的情景。陽子說出了我當時的心情。

「我無法靜下來。因爲太寂寞了,所以,我開始看小說,也開始看電影。於是,我終於發現,原來電影就是爲了這種心情狀態而存在的。你有沒有看過『The Wild Angels』這部電影?」

當然有。我回答說。

「比起『Easy Rider』我更喜歡這部。你還記得最後一幕嗎。」

當然。我回答後,終於了解陽子想要說什麼。在「The Wild Angels」的最後一幕,飾演飆車族首領的Peter Fonda正在埋葬死去的夥伴屍體。這時,警察出現了。他的情婦Nancy叫他「趕快逃。」Peter將泥土撒在死去的夥伴身上,喃喃的說:「要去哪裡?跟本無處可去。」

「我很喜歡這最後一幕。我看了將近一百部電影,那應該是我最喜歡的一幕。你聽我說,其實,每個人都無處可去。你必須去尋找,才可以避免去考慮這個問題。大部份人都是因爲有某種目的才去某個地方,是奉命去那裡。無論士兵還是總統,統統都一樣。自從和你分開後,我徹底思考了這個問題。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才華,但我覺得你是那種沒有目的的人。你必須尋找不需要去任何地方的某種東西,才能繼續這種生活。否則,你就不得不去你跟本不想去的地方。

我知道。說著,我站了起來。

「我回去福生。」

我下床說道。陽子點了點頭。

事隔二十四年,我在洛杉磯和陽子重逢。當陽子出現在世紀飯店的酒吧時,依然清瘦,臉上沒有化妝。身上穿的那件寬鬆針織洋裝很好看。

我們在酒吧打洋前,聊了很多事。

「我只有那個時候那麼瘋狂做愛。」喝完第七杯干邑白蘭地時,陽子說道。「我也一樣。」我說「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會說謊。」陽子開心的笑了起來,他光滑的臉蛋上幾乎沒有皺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