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switch interview 井上雄彥_語言是狹隘的

pg.126

語言是狹隘的

老師畫的親鸞屏風,出自漫畫家井上雄彥隻手卻不是漫畫,沒有對白框,當然也沒有任何文字。另一方面,包括佛教等宗教都主張「太初有道(語言)」。用語言傳道、用語言吟唱、重複語言並擁有它。另一方面,假設萬物皆有靈,比方說太陽神,或是岩石、樹木、風都有神寄宿,那就不需要語言了。井上老師筆下的親鸞處於「沒有語言的世界」,那是一張屏風圖,當然沒有文字,但是委託老師繪圖的寺廟,卻屬於有「有語言的世界」。不需要語言的屏風圖,存在於有語言的世界裡,我覺得很有意思。

_我本身非常喜歡語言,也認為語言很重要。我會再三思考漫畫中的台詞,甚至在最後關頭換成另一種說法。雖然我持續在玩推特,但我不會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不管是什麼樣的話,都會轉換成文字流傳下去,所以我會仔細思索,多看幾次並斟酌用字。不過,我心中另一個我的想法卻是「假如可以只靠圖來表現,不需要任何語言,該有多好」。說到語言,最近很流行選拔某個讓大家感動的字彙,我實在沒辦法適應。打個比方,既使那個字彙是從我的漫畫中摘錄出來的,也不一定會得到大家的共鳴吧?大家說我的漫畫台詞是「感動人心的一句話」,我當然會很開心,但語言只不過是浪人劍客的一個要素罷了。語言固然重要,但漫畫中的文字並非單獨存在,是以故事形式串連起來的,只節錄某個部份,根本沒辦法把真正的意義傳達給所有人。以下是自我反省。我回頭看了休載前的好幾話,發覺有些台詞太過當了。我本身喜歡跟著感覺走,可是當時的我實在是想太多。

這麼一想,小次郎真是個厲害的人物,從一開始就「不具有任何語言」。

_語言是一種「狹隘的東西」。稍微出現令人感動的台詞,就會得到許多人的迴響。這是因為那些人想證明自己的理解是對的,絕對不代表那句台詞本身的意義。文字只是全體的一部分,包含了更複雜而且無限的情報。我想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相同的。明明有太多無限的事物,因為人類想把它變得簡單易懂,於是畫地自限,或是讓他變小、變得方便觀察,甚至方便搬運。最好的例子或許就是語言吧。


在移動的時候會思考,接下來呢?
搖擺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就像一直在孕育的新作,前進兩步後退一步有時候三步。

其實每次開始一連串的奇思妙想,就不能停,一但開始用檢視的態度去思考,東西就會爛得一塌糊塗,所以每次一打算開始跳,就真的必須隔絕很多雜訊,顯得不近人情。

因為希望它更好,而乘載了許多記憶體的負重,心裡的雜念也是一種啊,「一種因為不屬於自己的物體怕它消失而握緊,反而把自己束縛住了」(浪人劍客37集),也把想像力箝制了,每次後退的原因大概是在此,腳步也因此慌亂。

談到語言的狹隘,如果他是單一的輸出孔的話,再多的輸出,都不夠。

我一直在想我為什麼寫?很多時候想起的原因是,我看了很多,所以也想寫,但如果能夠變成雙向的,甚至成為第三個體呢?或是不段連續的碎形狀態發展下去,這樣的形式其實已經發生(如同我現在正在做的那樣),但我想用更具體的方式呈現,一種更直接的方式與讀者互動,甚至讓他延長生命,像有機體那樣存活(這是最高目標,具體怎麼實現腦還是空的),目前這個計畫有些眉目,也是我自身的練習計畫,希望到時有很多朋友可以一起參與,先這樣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