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異域 Altered State

Chapter 1. page 053-058

...一位虔誠的年輕鼓吹者Rick Doblin在媒體挺身為快樂丸大聲疾呼,幾使事將快樂丸用在它的農路人均決不當的享樂用途,Doblin都無畏地為其辯護.它寫信給許多政府官員,包括第一夫人南茜主持的「全國反毒家長聯盟」,詳述MDMA的優點,並向聯合國提出一個計畫,名為「為活在核子年代的人們形塑地球村心靈」,它相信MDMA能夠讓這個世界更美好,就像六零年代人們對LSD的想法一樣.

「MDMA提供的經驗類似宗教,讓人們覺得自己是群體的一部分,組成分子雖異,卻被包容接納.這種人性的洞見,有非常重要的政治意義,它會讓你試著去了解人們,而不是把它們當作敵人.」

「人們會因此停止無謂的爭吵,轉將注意力放在環境問題上面.」

如果說LSD是核子時代的「蓋亞式」(大地母神)心靈調節器,或許MDMA就是它的助手,協助扭轉環境危機和物質主義的沉淪自毀?Doblin的舉動似乎是試圖成為美國政府的心理治療師,穩住美國政府「按鈕自毀」的衝動.


但MDMA最後還是成了禁藥,來到了1981,Soft Cell 八零年代的電子樂團其中一名團員Marc Almond談論快樂丸帶給它的回憶…


「我問:『吃了以後會怎麼樣?』她回說:『你會覺得深入福地,一種美好的悸動,你會覺得這是你一生碰過最好的藥.』」我以前試過很多種藥,但沒聽過這種.這種藥的感覺...感覺很奇妙.我們第一次試的那晚,正好在聽The cure的專輯《Faith》,有首歌叫〈All cats are grey〉.我永遠記得那首歌,因為那讓我想起第一次嗑E,當時我覺得那是我有生以來聽過最棒的唱片.後來每次聽這張唱片,我又會回到那樣的感覺.我記得那晚第一次是快樂丸時,幸福溫馨的感覺襲來.我走出門,坐在她的公寓梯邊,她下樓跟我聊那種感覺.我告訴她我的故事,覺得自己深深愛上她了,不忍分離.那種感覺太不可思議了.後來我到studio 54舞廳,我記得是去跳舞吧,在那裏聽到的每一張唱片我都想買,因為太好聽了,都像是我這輩子聽過最好聽的唱片.」

Soft Cell的首張專輯《Non Stop Erotic Cabaret》成為英國第一張快樂丸唱片,「整張唱片圍繞著快樂丸發展,而且是在服用快樂丸後座的.混音完成後,我們吞了快樂丸再一起聽.聽起來棒透了,我們的製作人麥克還一頭霧水為什麼我們的眼中興奮發亮.」

放Torch純粹只是喜歡這首

〈Memorabilia〉

「我們可以吞顆藥丸/閉上眼睛/等待愛的出現/我說的不是巧克力盒裡的愛/我說的是真正撼人的愛/因為他們叫我寶貝/享樂女郎/只要看著我/就知道為什麼他們叫我辛蒂.狂喜(Cindy Ecstasy)」

藥物顯然影響了Soft Cell的創作方式,Almond強調:「那段時間要是沒有快樂丸,我做的專輯絕對不會是這樣子.我們的頭三張專輯全繞著快樂丸打轉,也充滿嗑E後的感覺.當時,我和許多人建立深厚交情,不過友誼並未持續.我們這群率先嗑E的朋友後來友誼變調,大家陸續退出.回想起來,我們的友誼來的太快也太多,一切加速進行,最後變成例行公事,大家開始互相憎厭,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維繫鞏固我們的友誼.」

「到頭來,嗑E之旅變成一個不好的經驗.因為好長一段時間,我出外玩樂如果沒有嗑E就得步道充分快感,我不在喜歡自己,我也覺得快樂丸會破壞性慾,因為你已經有了『抗藥性』,在也無法重新體驗第一次服食快樂丸的那種感覺.你可以說快樂丸毀了你,因為如果你嗑了E做愛,以後便再以無法複製第一次的感覺,那就是你的巔峰極致,再也無法突破.」


後面曼森這兩首也只是覺得老歌翻唱的很讚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