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後現代—宋國誠

12

酒神的影舞者—喬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 1897-1962)

1920-1930年代的巴塔耶是一位熱情支持「超現實主義」和「達達主義」的活耀份子,但是巴塔耶批評了布勒東的超現實主義的不徹底性,指責他是個黨同伐異的「概念革命家」,這引起了布勒東極度的不滿,導致布勒東在《超現實主義宣言(第2號, 1929)》對巴塔耶進行激烈的攻擊.布勒東將巴塔耶稱為「大便哲學家」(excremental philosopher),一個「沒腦的畜牲」(unthinking brute),指責巴塔耶是個「精神衰弱者」(psychasthenia)。一直到1935年為了共同抵抗法西斯主義、共同組成反法西斯的超現實主義團體「反擊」,兩人才言歸於好.1940-1950年代,巴塔耶開始接觸存在主義,與沙特和西蒙.波娃來往密切.晚期的巴塔耶,醉心於神祕主義和宗教體驗,「無神學」理論巴塔耶在哲學上的最大貢獻.

巴塔耶主要表作有《太陽的肛門》(The solar Anus, 1927)《松果之眼》(The Pineal Eye, 1931) 《文學與邪惡》 ….(懶得打)

(p.160)

人神共赴黃泉

寫於1928年後收入《愛華坦夫人》的「眼睛的故事」(L’Histoire de l’oeil),是巴塔耶最富爭議的作品之一.嚴格來說,這不是一部敘事小說,而是一部「潛意識文本」,一部超現實主義的慾望之旅.作品通過「性場面」的編織和鋪陳,徹底挑戰人們視覺與想像的終極邊界.實際上,巴塔耶旨在通過這種想像的突圍和越界,亦即通過人們對作品的反感和不適,來反映(測量)「性禁忌」對人們的壓制和約束強度,也就是說,人們對性變態的驚駭程度正是性禁忌對人的控制強度,同樣地,人們對性變態的拒斥程度也就是人們性解放的籲求強度.

小說表現了巴塔耶至今難以比擬的想像力和破壞力,ˋ視覺、身體、性,在這裡以對死亡的恐懼與憤怒而象徵性的連結在一起.巴塔耶以「排泄」這一意象描繪各種「性態」,以坐在馬桶描述肉體的騎乘,以鬥牛場上的人獸對決展示慾望的暴力,以「生睪丸」來比喻性能量的原始造型.小說調集了人類感官上可能的極致體驗,藉以探勘慾望深層各種躁動不安的元素,藉此樹立「理性我」和「慾望我」之間一種相互窺視和生死拚搏的世界.

眼睛,是一個「多重的隱喻」,它一如慾望的內視鏡,穿越人們知覺的界限之外,巡視於極盡暴露和猥褻的慾望表演之中,攝取人類欲望原型的真實樣態,另一方面,眼睛又象徵著上帝的窺視,一如神父告解房的「視孔」,通過它,性的告白上帝聽取,人們在上帝面前裸露自己,以尋求赦免和安慰.

「西蒙娜的告解和艾德蒙先生的彌撒」(Simone’s Confession and Sir Edmond’sMass)一章,ˋ是全書的焦點,西蒙娜隔著告解房的洞孔進行手淫,這場褻瀆的告白竟然引起神父的色慾!故事結局在「被殺的神父唐‧亞米蘭多(Don Aminado)的眼球最後歸宿在西蒙娜的陰道裡」,巴塔耶表明,人的快感的真正解放是將是上帝之眼埋葬在陰道的墳墓中,人與神在性愛之中共赴黃泉.

(以上為此書的摘錄,不是偶的心得感想,穴謝)


插圖部分是Hans Bellmer所繪製.原來你在火車上看的是這本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