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天堂—波特萊爾

事實上,大麻的醉態在這個階段最顯著的特色是他在瞬間,增強了人的感官的敏銳程度,所有透過嗅覺、視覺、聽覺與觸覺,產生的印象都變的特別鮮明。眼睛可以看到無限遠的東西,耳朵可以在最吵雜混亂的環境中聽見最模糊的聲音.。

幻覺就再這個時候登場了。

你發現身旁的物體開始扭曲變形,並且慢慢地替換一套又一套光怪陸離的外衣,接著,模稜兩可的意念引發一連串張冠李戴的誤會與曲解。不同的聲音染上不同的色彩,各種顏色湊在一起變成一段音樂,或許有人會認為說這不值得我們大驚小怪:
在一個浪漫的情境裏,任何健康正常的頭腦都可以輕易的想像出類似的比喻,可是,就像我先前所強調的,大麻的醉態裡沒有任何超自然的現象,他沒有辦法光靠自己來創造出這些比喻想像。話是這麼說沒錯,大麻還是有他的貢獻:
他給這些想像注入一股非比尋常的活力,讓它們以暴君的姿態壓制人們的精神。於是,音符變成了數字,而如果你有一點數學天賦,那麼你所聽到的旋律與和弦不僅會充滿感官之美,而且還會蛻化成一個繁複的數學公式。你的反應變的和數學家一樣敏捷,所以這些多元聯立方程式一下子就被你解開了,那過程輕易的程度聯你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有時候你覺得自己的個性消失不見了,在你的心靈裡取而代之的是泛神派詩人,消遙物外的哲學態度。表相世界的物體佔領你的思想,使你渾然忘我,甚至進入到一種莊周化蝶的意境。比如說,你注意到樹枝在風中搖擺所勾畫的曲線,十分優美和諧,於是你盯著他看,越看越入神。對詩人而言,這一幅景象頂多是一個隱喻的靈感來源,可是再這短短幾秒鐘的時間裡,它已經在你的腦子裡變成一個確鑿的事實。一開始的時候,你只是把自己的熱情、慾望和憂傷的情緒寄託在這一棵樹上;最後,你整個人變成了那一棵樹。比如說,你看到天空裡有一隻鳥,你把遨遊藍天的願望寄託在鳥身上,然後你馬上就變成那一隻鳥。再比如說,你坐下來吸菸,在無意中看到一抹藍煙從菸斗輕輕飄出來,這一抹藍煙就足以引誘你的心神跟著他走。"蒸發"這個現象與緩慢、漸進及悠久的概念繚繞在一起,很快就與你的思想合而為一,引起一連串模稜兩可的誤會和曲解。你的菸斗彷彿具有奇異功能,

它把你當菸抽。你變成捲曲的菸草,在燃燒後化成一股藍煙。

你不容易回過神來看看牆上的時鐘,才明白這個沒完沒了的異想世界,原來只持續了一分鐘,可是思想的洪流又立刻把你捲入另一個動盪之中,

下一分鐘又變成另一個永恆.

這些瞬息萬變的感覺與思想徹底攪亂了你衡量時間的標準:在一個小時的時間內,你覺得自己已經經歷了好幾個人的一生,而且這些傳奇故事比任何被寫下來的浪漫小說感覺還要真實。你的身體和這些強烈的快感很快就脫鉤了,你的自由不見了。這是大麻醉危險的地方,也是他被人詬病的理由。

 

 


沒有人可以寫的比萊爾更道地了。

不過如果有麻煩跟偶說一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