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的崩落-20世紀的自殺作家與作品 宋國誠 I

第三章 孤行的雪鶴 川端康成 Yasunari Kawabata

-無言的死,就是無限的活.

p.136,137

…葉子死於一場火災的場景,當他在劇場二樓的火焰中向下掉落時,在島村的眼膜中顯示的是:

女人的身體在空中挺成水平的姿勢.島村心頭猛然一震,他似乎沒有立刻感到危險和恐懼,就好像那是非現實世界的幻影一般.僵直了的身體在半空中落下,變得柔軟了.然而,他那副樣子卻像玩偶似的毫無反抗,由於失去生命而顯得自由了.在這瞬間,生與死彷彿都停歇了.

《雪國》旨在表達一種「人生徒勞,萬物飄渺」的虛無主義思想,一種貫穿川端康成所有作品中「空禪主義」審美情懷.小說中的人物,行男、駒子、島村、葉子,實際上都只是虛無與空滅之觀念與意象的「能指」符號,但它們都是空洞的能指,指向於一種空無的世界.

…駒子是一個「求生」的象徵,他雖然一心想出塵離垢,但即使為了籌錢替行男治病而淪為藝妓,勤於日記,苦練三弦琴,將一切希望寄託在島村的珍視與疼愛,但島村始終玩世不恭,這一切又是徒勞,最終以發瘋告終.

而唯一在小說中扮演實體人物的島村,是一個會思考會反省,時而自我辯護時而自覺慚愧的人.他不是單純的買春客,但也不是高級的隱逸之士,而是一個小有才華的資產階級食利者.無奈他既是悲劇的肇始者,又是悲劇的旁觀者.他飽食終日,無所事事,一副犬儒主義的姿態.

島村的玩世態度雖曾經被駒子的琴音所擊倒,被駒子虔誠的情感所撼動.但在情海之中,他始終不肯上岸,寧可沖來盪去,載浮載沉.他是這個虛浮世界的遊盪者,一個沒有生命目標的過路客.島村的生命就是一場徒勞,一種揶揄,一場諷世.或許,人生既是一場徒勞,又何必認真?

(以上為此書的摘錄,不是偶的心得感想,穴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