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的宇宙 艾倫.萊特曼

2012年十月,我剛到麻省理工學院衣間寬廣的大會堂,聆聽達賴喇嘛演講,哪怕沒有一言一語,這樣的時刻也極具意義。世界的精神領袖之一,盤坐於科學的當代殿堂,達賴喇嘛提到的一點是sunyata,可翻做「空」(emptiness),是藏傳佛教的核心概念。
在這一教義下,物質世界的事物並無固有而獨立的存在,附加其上的意義,全數起自我們的心智的建構與意念,身為科學家,我堅信原子和分子是真實存在的(即便其中大部分是空蕩蕩的),而且獨立於我們的心智之外,另一方面,我見過自己在發怒,生忌及受辱時,是何等痛苦。而憤怒、忌妒、屈辱,全由心智所產生。誠然,人的心智,自成寰宇。如同米爾頓(John Milton)在《失樂園》(Paradise Lost)所說:「此(心智)能於地獄造天堂,抑或天堂造地獄。」
我們過一生難解而短暫,侷限於三磅的神經元裡,持續尋覓著意義,有時很難辨別什麼是真實的。我們常無中生有,或著視而不見。我們試著在心智和對外在現實的認知裡強加秩序。我們試著與他者連結。我們試著找尋真裡。我們做著夢,也存著希望。在這一切作為底下,猜疑時時縈懷,所見所知的世界或僅全局的一小片而已。
現代科學確實揭露了不為感官覺察的隱密宇宙,宇宙洋溢著光的「顏色」,肉眼難見。無線電波、X光,不一而足。1970年代初期,第一座X光望遠鏡指向天際,發掘了前此未見、未知的蔚然天體,教人驚訝。我們現在知道,時間並非絕對,時鐘的計時速率(ticking rate),隨其相對速率(relative speed)而變動。這種時間流動不一致的現象,在生活的平常速度中注意不到,但已為靈敏的儀器所證實。我們現在了解,創造人類,或任何種類生命的指令,編碼於身體每一微細胞(microscopic cell)裡所發現的螺旋型分子。科學並未向我們展示存在的意義,卻的確拉開了若干簾幕。
universe一字,源於拉丁文unus,意思是「一」,加上vertere的過去分詞versus,意思是「轉變」。因此universe初始的字面義是「萬物合於一」。過往兩世紀以來,這個字用來指涉物理現實的總體。我在本書第一篇文章〈偶然的宇宙〉中,討論到多重宇宙及多重時空連續體(space-time continuums)可能存在,有些不只有三維向度,但,就算只有單一時空連續體,單一「宇宙」,我會主張,在我們這一宇宙裡實則存有很多宇宙,有些看的見,有些看不見。當然,立論的致高點很多,本書篇章探討其中的一些觀點,從廣為人知道默默無名都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