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泡刀之前的作品常得到有些悲傷、
或是絕望種種的感想反饋。
但這只是一段煉金的路程。”

{ Hen To Pan ἓν τὸ πᾶν }

是魚人宇宙三部曲的最終也是最初。其中聯貫著之前的故事 { 烏有城 utopia }從不知從何處創造的世界,而開始, { 瑪哈卡利 mahakali }這代表時間的女神支配著循環的生死,最後在{ Hen To Pan ἓν τὸ πᾶν } 中體認到『一即所有』的狂喜中結束。

{ 瑪哈卡利 MAHAKALI }

一切都從男主A遇見夢幻半魚人,無所謂現實,在X軸、Y軸、Z軸、時間次元錯亂的網上,文字下的人物早忘了它們只是有機體的一部份卻堅持獨立,獨自空轉形成的迴圈在瑪哈卡利大聖母無盡的時間裡,用最現代的方式重新再來一次。

{ 夢標本 Wave After Wave}

夢境標本不限於文字,歡迎用各種音樂、影像、立體作品呈現您的夢境內容。 音訊、影片、照片、檔案請寄至powdowli@gmail.com。 信件標題『您的姓名或暱稱_夢標本』。

泡刀的文字有一種濕潤的特質,是大海,是眼淚,是排泄,是奶水
像個被打破的蛋,黏稠的蛋白與黃,浸入了正在閱讀的眼球。
在眼睛放映著顛倒的社會,成為了活著的世界。
這地球愛的是尸體,完美的月亮是個詛咒。
事物疊疊對置,在快重疊的交界效仿著彼此。
在效仿中失去,也在效仿中看見。向圓一樣的事情早已被打破,
但是我們卻無可救藥的,被黏糊糊的印象,排回到那破口的圓。

不知道泡刀有沒有聽過Edmond Jabes這位思想家?
看著泡刀的作品,整個嗅覺都充滿著Jabes沙漠的寂靜。
不是說像他,只是想起他。

有個美好的一天。Ted。

–Ted桑
居住在紐西蘭的馬來西亞華僑朋友

<<烏有城 x 好癢 x 海裡只有右手嗎?>>
一躍而下的青春,和他們同住了嗎?而它們是誰?
花了大約一星期閱讀泡刀筆下的魚人三部曲,無論是睡前還是起床後還沒刷牙的抿嘴觀看,仗著每幾行就停的段落,還有空白頁,除了驚悚還有驚悚,像是對號入座般的倒胃卻能平靜地闔上書本,讓我沿著水路來到二十二歲的某個夢境,眼睜睜看著父親與弟弟被海嘯帶走的我,在哭濕臉頰、枕頭,它的右手卻將我拉著了,說是右手,倒不如說是長錨鍊,似乎太沈,沒有陽光了以後,連船都不想停泊;在我破滅的希望中……一心回顧、一心顫抖。

–何忞
Soundcloud: 222chopin

泡在海裡咕嚕咕嚕,每次讀刀的文字都會有這樣的感受,無論打開的時候是中午還是深夜。這感覺很神奇,對著電腦螢幕也一直看到文中某些角落好像有晶瑩剔透的光在轉動,海浪已經湧到我身邊,好想進入這個世界。

受八卦本性驅使,看到一些line會想:欸這裡刀是不是藉口他人之口訴說自己的故事或心聲呢?或是,啊我好像也有過類似的感受……有幸看過修改前的版本,跟這一本一樣,不只一次地讓我有流淚的衝動。在寫下這些紀錄以前,於半夜兩點我又看了一遍,卡在跟以前一樣的地方悲傷得沒法再繼續。這對我來說其實是絕對的幸福,即使身體不自由,在我確信存在的異世界裡,我的靈魂和心都在為其放肆地起伏波動。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讀書都像我一樣喜歡在書中人物找自己,但我好能感同身受棄民的枯竭和膨脹,潛水伕的尋覓和通達,還有魚頭小哥混沌的善良。刀只用隻字片語就打造得有稜有角的這些人每個都好可愛。

如果是自己說出心靈相通這樣的形容我會立刻手腳蜷縮(一直都有種猛男式羞赧),但是讀刀的書我感覺,我們可能都已經成長成人,毫不畏懼身處深海,偶爾也斗膽肖想星辰的人。

希望更多人可以在刀的小說裡感受到這樣的溫暖和力量。

–小秦同學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研究所